代怀孕问答

炒黑豆助孕:南柯一梦(民间故事)

  1.莫名的暗号

  大勇是个待业青年,整日里为没钱而发愁。这天,大勇突然接到表姐的电话,说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要拜托他,请他速去表姐家。

  大勇匆匆赶到表姐家,一听之后,眼睛都亮了。原来,表姐的老公是个局长,两年前醉死在一个饭局上,家里境况一落千丈。这次表姐是叫大勇去提款,而且一提就是二百万。但提款的地方不是银行,而是表姐夫的表叔家,在老家的一座深山里。表姐说,这是表姐夫为了避免被一网打尽而留的后路。大勇心里明白,这笔钱肯定是见不得光的那种。

  “大勇!”表姐伤感地抹起泪来,“你姐夫做了一辈子官,最后就落下这么点成绩,我后半辈子就全靠它了。你姐夫走了两年了,没见什么风吹草动的,应该安全了。”说着,她交给大勇一封信,说那个表叔人称四爷,应该有八十岁了,不认识字,得当面念给他听。

  大勇没想到表姐居然会把如此重大的事情交给自己办,既感到肩上沉甸甸的,又感到无上的光荣,他当即就向表姐拍了胸脯,保证把二百万平平安安地带回来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大勇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。坐了两天两夜的车,他终于来到了表姐夫的老家。他在镇上买了些礼物,扮成是看望老人的远房亲戚,然后又雇了辆摩托车,来到了山上的小山村。

  村子很小,而且有好多房子都没人住。一打听,原来大部分人都搬到山下去了,加上年轻人又都在外面打工,现在村里也就剩几个老头老太而已。

  大勇找到表姐夫的表叔四爷家,进去就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在院里干活。老人大概八十岁左右,脸色红润,看样子还很健康。照表姐的描述,这应该就是表姐夫所托付的人了。

  大勇上前说明来意,说老人的表侄媳托自己来看望他,一边说,一边把礼物往老人怀里塞。四爷好像忘了自己有这门亲戚,有点茫然地看着他。

  大勇压低声音说:“你表侄媳还给你带了封信,叫我顺便来拿点东西,就是你表侄五年前放在你这里的东西。”

  四爷一听,脸色顿时警觉起来,盯着大勇问:“拿什么东西?”

  大勇朝左右看看,说:“这里风大,到屋里去,我把信念给你听。”

  进到屋里,大勇把信拆开,郑重其事地念了一遍。念完了,四爷流下两行浊泪,悲叹不已,估计他也知道表姐夫已经死了。

  大勇劝慰了几句,然后问:“四爷,明白了吧,就是那个东西。”

  四爷点了点头,擦了擦眼角,望着他说:“暗号。”

  暗号?大勇急了,表姐并没有交代什么暗号呀!他忙把信一抖说:“老人家,这封信是您亲戚写的,就是凭证啊!她不方便来,所以就托我来拿,您不会不相信我吧?要不,我打电话让她亲口跟你说。”

  “她自己来也不行!”四爷似乎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,板着脸说,“我表侄把东西放到我这儿的时候,交代过我,除非他亲自来取,否则不管是谁,都得对上暗号,才能把东西给他。”

  这下大勇傻了,他想了想,急忙拿出手机,跑到外面打电话。

  电话一通,表姐听他说了要暗号的事,顿时也急了:“这该死的家伙,他只告诉我把钱放在那儿了,却没说留有暗号呀!”

  大勇着急地问:“那现在怎么办?老头一定要暗号才肯交出来。”

  表姐让大勇等一会儿,她去翻翻看,说不定表姐夫生前会把暗号记下来。

  大勇等了半个小时,表姐回电话说表姐夫的遗物全都翻遍了,没找到任何暗号的暗示,只能猜了。

  大勇说:“暗号应该是一个词,你仔细想想,姐夫平常最喜欢说什么词?”两人商量了一阵,觉得表姐夫生前常说的口头禅有这么几个:很好、可以考虑、不错嘛。

  大勇回到四爷屋里小声说:“我说暗号了:很好!”四爷不吭声。

  大勇又说:“可以考虑。”四爷仍然一声不吭。

  大勇还想再猜下去,四爷摆摆手说:“最后一个,你想清楚再说。再错,就不能再说了。”

  大勇急忙闭上嘴巴,不敢再猜了。看着四爷一副油盐不进的固执模样,他气得大声嚷嚷起来:“你怎么这么糊涂啊,你表侄早就死了,死前又没留下暗号,我们怎么知道暗号是什么,反正东西是他的,你把它交出来就行了,绝对没有人再问你要了……”

  四爷脸一板,说:“你嚷什么?跟你说,对不上暗号,你就是把我打死,我也不可能把东西交给你。我答应过的事情,就一定要做到!”

  大勇听了,气呼呼地出了屋,又给表姐打电话:“姐啊,这老头到底炒黑豆助孕:南柯一梦(民间故事)可不可靠,我看他八成是装糊涂,想独吞!”

  表姐告诉他,这种事的可能性很小。老头无儿无女,跟他最亲的人就是表姐夫一家。而表姐夫在世时,非常照顾他的这位表叔,曾经接他去大医院治过病。按理说,老头不可能独吞这笔钱,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呢?所以表姐夫才会如此放心地把钱放在他那里。

  大勇跺脚说:“这老头就是对姐夫太忠心了,明知道姐夫人不在了……我看他不但死脑筋,还有点神经病!”

  表姐沉吟道:“你再试试嘛,多说几个,说不定就蒙对了。”

  “还蒙啊!”大勇差点要哭出来了,“老头只准猜三回,我已经猜了两回了,再猜不对,这笔钱就算冻死在这儿了!”

  表姐一时也没了主意,只能大骂死去的老公不是人。大勇等她骂了一阵,叹着气说:“姐啊,我看这东西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到了,我还是回去从长计议吧!”

  表姐一听他要撤,急了:“大勇,你一定要帮姐把东西拿回来啊!先委屈你在那里待几天,想想办法,事情总会有转机的。再说,他能把东西藏到哪里去,你可以自己找一找啊!”

  大勇听了,眼睛一亮,心说这倒可以一试。

  表姐又说:“拿到了东西,姐不会亏待你的。你不是还没买房吗?姐给你五十万买房。”

  大勇本来已经心灰意冷了,听完表姐的话,觉得眼前又出现了曙光。

  2.突发的梦游

  大勇回到屋里时,四爷正在铁炉上烤土豆,问他要不要吃。大勇点点头,随便吃了几个。很快,天就黑了,四爷给他搭了个简易的床铺,抱来一条破被子,自个儿就上床睡觉了。

  大勇躺在床上,耐心地等到老头打起了鼾声,就蹑手蹑脚地爬起来,开始在屋里四处摸索。四爷的家只有一间房,旁边是个废弃的猪圈。大勇先把屋里上上下下摸了一遍,还大着胆子到四爷床上掏,没什么发现后,又到猪圈里去找,结果弄了一身臭气,连那东西的影子都没见着。

  大勇不甘心,又到屋前屋后翻开了。炒黑豆助孕:南柯一梦(民间故事)也不知找了多久,一看时间都半夜一点了,仍然两手空空。他沮丧地摸进屋,打算明天接着找,哪知一进去,就看见屋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  大勇顿时吓呆了,不知所措地站着。那人影正是四爷,面对面地跟他站了一会儿,突然喊了一声:“不好,敌人进村了……”

  大勇大吃一惊:这老头中邪了?只见四爷走出屋外,也不知他想要干什么,像个僵尸似的在村子里飘来飘去。

  大勇在后面看着,嘴巴张得老大,却不敢说话。

  四爷走到一户人家门前,举起手想要敲门,但只是象征性地敲了敲空气,然后掉头回去了。大勇急忙也回到屋里,惊讶地看着四爷走进屋,像没事似的,径直躺到床上,不一会儿又响起了鼾声。

  大勇吓得心怦怦怦直跳,心想:这老头一定是在梦游,这地方真是不能待啊!谁知道他在梦里会不会把我当成敌人啊!

  第二天,大勇向村里一个老阿婆打听昨晚那件事。阿婆一听就乐了:“他把你吓坏了吧?不要怕,我们都习惯了,他差不多每晚都要来一下,你别管他就是了。”

  听阿婆一说,大勇才知道,敢情这老头还不简单,解放战争时替我们党做过不少事,后来入了党,还当了生产队长、村长,可以算是个老革命。

  大勇心想,怪不得他做那样的梦,想必是经常回忆起他激情燃烧的岁月,跟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太危险了。于是,大勇又给表姐打电话:“姐啊,我看没戏了,老头绝对不会把钱藏在家里的。你住多久也没用,这老头不会说的,他还梦游,老喊有敌人来了,吓死人了……”

  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表姐在那头一拍大腿:“大勇,这是个机会啊!”大勇蒙了,这是什么机会?再住一晚,他梦游时,拿刀把我当敌人劈了,那我真是死得太不值了。

  表姐高兴地说:“你听我说呀!这绝对是个机会!”她告诉大勇,这四爷确实是干过革命的人,所以才那么死守诺言。听说,人在梦游说梦话时,你问他什么话,他都会跟你说实话。大勇可以趁老头梦游时,问他东西藏在哪儿,说不定老头会如实相告的。

  大勇一听要他跟一个梦游的人交流,顿时头皮发麻。思来想去炒黑豆助孕:南柯一梦(民间故事),或许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, 说什么也得试一试了。

  晚上,大勇躺在床铺上,迷迷糊糊地等着四爷梦游。一直等到半夜一点多,那边终于有了动静。四爷开始做梦了,咕哝着说道:“土匪又下山来了,快去通知部队!”

  大勇听着奇怪:怎么今晚又变成土匪了?

  可这回,四爷却没有爬起来,只是在断断续续说梦话。大勇大着胆子凑到他跟前,试探着问:“同志,部队要转移了,首长命令我来取藏在您这里的东西!”

  四爷却好像做完梦了,没什么反应。大勇不甘心,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。终于,四爷忽然含糊不清地又说话了:“好的……嗯……”

  大勇大喜,小声说:“是您的表侄交给您的东西,现在情况特殊,这个东西必须马上取走。您把它藏在哪儿了?”

  说完,大勇满怀希望地把耳朵凑到四爷嘴边。谁知四爷却牛头不对马嘴地答道:“来,喝酒……”

  大勇愣了愣,很快明白了,四爷肯定又做了另外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喝酒呢。看来,四爷刚才只是在说梦话,根本就听不到他说的话。

  天亮后,大勇打电话给表姐诉苦:“姐啊,我看这个办法行不通呀!谁说可以问梦游的人问题的?”接着,他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  表姐听完,却高兴地说:“这老头这么爱说梦话,就好办了。等他做到你姐夫把东西交给他的那个梦,你注意听他说的话,说不定就能找到暗号。”

  大勇一听,头都大了,这要等到什么时候,再说,人家也不一定会做那个梦吧?

  到了半夜,四爷果然又做梦了。大勇侧着耳朵听了一阵他说的梦话,十分失望,因为四爷做的竟是小时候的梦。

  大勇琢磨来琢磨去,脑子突然一亮,想到了一个主意:这么等下去,还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表姐夫交东西的梦。俗话说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我多跟他讲讲表姐夫,老头说不准就能把这个梦做了。

  3.精心的策划

  等天一亮,大勇就下了山,他在山下的村子里租了辆摩托车,到镇上买了几斤肉和几瓶酒带回山上,他想把老头灌醉,这样做梦就容易多了。

  这四爷果然是个酒鬼,他见大勇带酒带肉回来,一向板着的脸竟有了笑意,乐呵呵地说:“你看你来了几天,是客人,我该请你喝点酒的,可村里一直没人下山,打不到酒,也买不到肉。”

  大勇把肉煮好,两人就你一杯我一杯地喝起来。喝了半瓶酒,四爷的话果然多了起来。大勇暗喜,故意把话题扯到表姐夫身上。

  四爷不知是计,说起他这个表侄来更是滔滔不绝。这一说,大勇还听到了不少以前他不知道的事儿。原来表姐夫的老爸跟四爷一样,曾经在解放战争中为部队做过事,入了党,可惜在剿匪时被土匪杀害了,成了烈士,表姐夫也算是个正宗的红二代。那时,表姐夫刚出生不久,四爷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。也正是因为照顾表姐夫一家,他到老都没有成家。

  听得出来,四爷最开心的事就是表姐夫有了出息,当了领导。而表姐夫也没忘记他,曾经几次要接他去享福,但四爷不愿离开山里。表姐夫只好隔一段时间就来探望四爷。每次来,四爷都会带他去给自己的老爸上坟,然后又对他进行一番革命教育,叮嘱他要老老实实做官,好好为人民服务。

  说着说着,四爷老泪纵横,忽然又一抹眼泪说:“这孩子为了人民利益而死,重于泰山!”

  大勇听着听着,不禁有些感动,又有些惭愧。四爷肯定不知道他眼里的好孩子好干部其实是个贪官,也不知道表姐夫其实是死在饭局上的,他要是知道藏在这里的二百万是表姐夫贪污受贿得来的,他会怎么样呢?

  大勇到底忍不住,试探着问:“四爷啊,我姐夫说交给你一个东西保管,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我还不清楚呢。”

  “钱呀!”四爷大声说,“就用一个大皮袋子装着,我也不知道有多少,说是组织上的钱,将来他要取回去的,叫我千万要藏好!”

  大勇心里怦怦乱跳,说道:“四爷,您老人家就让我把东西带回去吧!我姐夫不在了,这是组织上的钱,我又不知道暗号,难道你忍心让它烂在这里吗?”

  四爷听他这么一说,似乎有点动摇了。可他想了想,还是摇头:“不行!他亲口交代过的,我也是亲口应承的,不能说话不算话!”

  大勇还想趁热打铁,四爷却放下了酒杯,摇摇晃晃走到床边,一头倒下去,接着就响起了鼾声。

  大勇在心里恨恨地说:你不肯说,等会儿做起梦来,我看你说不说!

  大勇也不去睡觉,就坐在四爷的床边等他做梦。大勇的计谋果然很奏效,四爷只睡了半个钟头,就做起了梦。只听他悠悠地说了一句:“石仔,你又来看我了!”

  石仔正是表姐夫的小名。大勇感觉血呼的一下冲上了头顶,他屏住气听四爷继续往下说。哪知四爷却突然不说了,猛地翻身从床上坐起来,直挺挺地面对着大勇。

  大勇吓了一跳,这老头恐怕又要梦游了。他试探着说:“表叔,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,是组织上的钱,请你帮我保管好,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!”

  但四爷好像完全听不见大勇的话,他下了床,从床底下抽出一个蛇皮袋子,又扛了把锄头,径直向屋外走去。

  大勇顿时激动起来,四爷一定梦到藏钱的情节了。他拼命抑制住兴奋的心情,悄悄跟在四爷后面。

  只见四爷走到一块地里,在几棵芭蕉树下锄了几下,把蛇布袋子放到一个浅坑里,再填了几把泥,就扛着锄头回去了。

  大勇等他走远,一头就扑到了芭蕉树下,也顾不上找工具了,直接用手就挖。挖了一尺来深松泥,下面忽然出现一个大洞。借着月光一看,洞里却是空空的,用手一摸,还是没有东西。他拿出手机照着,这个洞明显是人为挖的,而且有埋过大件东西的痕迹。

  大勇愣了愣,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,一屁股瘫在地上。

  四爷应该就是把东西埋在这里了,可东西却不见了!大勇呆了半晌,爬起来发疯一样在芭蕉树下四处乱挖,直到把指甲都挖断了,也没有什么发现。

  就在他欲哭无泪时,忽然看见四爷悄无声息地走了回来。他吓了一跳,急忙躲到一旁。

  只见四爷又用锄头在刚才的坑里刨了刨,捡起蛇皮袋子,往村子后面走去。

  大勇眼睛一亮,知道事情还有转机,就赶紧跟在后面。

  四爷往村子后面走了一段路,停下来,在一块石头旁边锄了几下,像刚才那样草草地埋好蛇皮袋,又往回走了。

  大勇又高兴又紧张,怪不得芭蕉树下光有洞不见东西,原来是他不放心,把东西转移到了这里。等四爷一走,他马上扑到石头旁,使劲一挖,果然下面有一个大坑。但可惜,坑里照样空空如也。很显然,这只是四爷藏东西的第二个地点。东西不在这儿,说明还有第三个地点,甚至第四个、第五个……

  大勇差点崩溃了,真想回去一巴掌把四爷打醒,然后逼着他带自己去找。

  大勇在石头旁等了半个小时,也没见四爷再来转移,只好回到屋里,一看,四爷睡得正香。

  4.最后的去处

  第二天,大勇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向表姐报告。表姐气得破口大骂:“这个死老头!大勇呀,你一定要沉住气,坚持住!”

  大勇本想来个故伎重演,引诱四爷再做一次表姐夫的梦。不料,他刚要去镇上买肉,村里却忽然来了一群孩子,由几个大人领着,热热闹闹地拥进了四爷家。

  大勇一问,原来这是村小学的师生,要来慰问四爷。

  带头的校长听说大勇是四爷的亲戚,而且已经住了好几天,感动得抓住大勇的手,说:“四爷为革命、为家乡做出了很多贡献,年纪这么大了还一个人住在山上,不愿意搬到山下去住,我们只能定期来探望他,您是他唯一的亲戚,以后还要请您多多照顾老人家啊!”

  大勇脸上有点发烫,支支吾吾地应付过去。校长又说,他就是这个村子的人,两年前才搬到山下去的。因为家里的老人不愿到山下住,只能抽空回来照顾。今晚他就住在山上,叫大勇有什么事可以找他。

  “慰问团”带了好多吃的用的,帮四爷扫地、洗衣服、洗被子,还给四爷表演节目,之后又围在四爷身边,听四爷讲他的革命斗争故事。

  大勇在心里苦笑,今晚四爷一定不会梦到表姐夫了。这么一想,他觉得也不用熬夜等四爷做梦了,天黑了就爬上床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睡到半夜,大勇被尿憋醒了。迷迷糊糊起来一瞧,四爷床上空空的,他摇头一笑,这老头八成又去梦游了。

  正想出去找找四爷,刚好四爷回来了,只见他手上提着一个大袋子。大勇的心狂跳起来,这大袋子看上去不像是四爷家的东西,很有可能就是当初表姐夫装钱的袋子。

  四爷把袋子往地上一扔,躺到床上打起了鼾。大勇忍着激动的心情,颤抖着手去提那个袋子。谁知袋子轻轻的没什么分量,他打开拉链伸手进去一摸,袋子里空空如也,啥也没有。

  大勇有些糊涂了,这袋子看上去挺精致的,八成是表姐夫装钱用的,可里面的钱呢?难道老头只是取了个袋子,钱还在别处藏着?

  大勇想了半天,怎么也睡不着了。天亮后,大勇打算去找校长好好聊聊,想更深入地了解一下四爷,也许能有什么意外发现。

  哪知走到校长家一问,校长天不亮就下山去了,说是有急事要到乡里去一趟。大勇在山上呆了半天,觉得实在无聊透顶,就下山租了辆车到乡里玩。

  阿勇来到一家小饭馆,刚点好两个菜,忽然听见旁边一堆人在兴奋地议论着什么。听了几句,他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  那堆人说的是今天早上爆出来的特大新闻:昨晚半夜,村小学的校长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二百万巨款,不知道是谁放的。村小学在几个礼拜前刚刚被一场大雨摧毁了几间教室,校长觉得这很可能是有人捐给他们学校的钱。但由于数额太大,不敢自作主张,就把钱送到了派出所。消息一出,整个乡都轰动了。大家都在猜那个神秘的捐款人是谁?他为什么要偷偷地捐款……

  阿勇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:我的天哪,怪不得昨晚老头只提了个空袋子回来,原来竟是梦游时把钱捐给学校了。他急忙找了个角落打电话给表姐。听完他的话,表姐在那头久久无语。明摆着,这见不得光的二百万算是丢了。

  大勇硬着头皮准备接受表姐的责骂,不料表姐却忽然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这也叫从什么地方来,到什么地方去吧。你姐夫在世时没为家乡做过什么事情,那些钱中有一部分是他管教育时得的,也算是物归原主吧。”

上一篇:临沂代孕生子:家用自动富氢净水机不仅能喝
下一篇:代孕 论坛:离婚前需要做哪些准备,判决离婚后 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